快速链接

陈广宏:章培恒先生与古籍所的学科建设
发布时间: 2012-06-08 20:39   219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杨校长、安主任、各位领导、各位专家:

我在这里要向大家报告的是章培恒先生与古籍所的学科建设。前不久,在整理海内外纷纷发来的唁函、挽联、挽诗及纪念文章时,我们强烈感受到社会各界对章先生多方面成就的高度评价。在我们这些学生的眼里,老师所取得的成就,首先来自于一种生命的担当,他是一位异常操劳的人。古籍所筹建于1983年,章先生在近二十年间,为古籍所发展所付出的心血,在今天有限的时间里无法细述,我想,就简略谈谈我所理解的,先生在艰辛付出中想要实现怎样的学术愿景。

古籍所成立的背景,是在陈云同志的直接关心领导下,中央书记处专门下达了文件,对古籍整理与研究,古文献学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做了重大部署。处于这样重要的历史机遇,复旦古籍所当初主要任务是以承担古委会重点项目《全明诗》的编纂为重心,开展古籍整理研究,培养这方面的人才队伍。在这样的目标下,章先生又有自己进一步的建设思路,即通过对明代文献系统的整理研究,探讨明代社会、哲学、文学的发展过程及其特点。正是基于这样的构想,古籍所成立后,先后设立了明代古籍整理、目录版本校勘学和哲学古籍整理三个研究室,研究人员亦分别来自中文、历史、哲学系的毕业生,年轻而具有活力。

也正是秉持科研项目与研究所学术建设结合、整理与研究并重的方针,章先生在负责编纂《全明诗》的同时,一是特别注重基本资料的建设或基础文献的整理,因此建立起在海内外有影响的明代文史资料与研究高地。二是坚持以人才培养为发展战略,如聘请蒋天枢、顾廷龙、吕贞白等老一辈著名学者指导、授课;积极开展与海外的学术交流,包括通过翻译日、英文论著,拓展青年教师及研究生的眼界。古籍所的研究人员,大部分是章先生以这种方式培养成长起来的,还为国内外大学包括本校兄弟单位输送了不少人才。而作为明代研究格局重要方面的明代文学研究,也成为他重新认识中国文学总体发展进程的一个突破口。我们无论从章先生有关明代文学一系列富有创见的论文,还是从他指导古典文献学专业硕士毕业论文,以明代重要文学家的年谱为专题的系列成果;指导元明清文学专业博士论文,以明代地域文学研究等为专题的系列成果,都可以看到章先生有意在有明一代文献及实证研究基础上,着力探讨中国古代文化及文学向五四新文化、新文学演进的宏观思考。

90年代中期以来,章先生对古籍所的学科布局又作了新的调整与补充。一是通过引进汉语史研究方向的学术带头人,增设汉语言文字学的博士点,该学科与中文系的同学科一起成为国家重点学科。二是通过聘请兼职教授,增设中国古典文献学博士点,该学科成为复旦大学特色学科。加上原有的国家重点学科古代文学博士点,初步构成彼此交叉、相辅相成的古典学研究格局。

99年教育部启动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建设,章先生在古籍所的基础上,联合中国语言文学研究所,成功申报建立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中心,成为教育部首批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之一,以此为新的契机,继续推进各学科发展,并全面开展古代文学研究的更新与深化。就中国古代文学专业而言,在原有元明清文学的特色基础上,先后增设汉魏晋南北朝、唐宋及先秦文学方向,并按照他在《文学史新著》中提出的文学史分期法,构成上古、中世及近世文学有机整体,目前在国内唯有我单位使用这样的名目招生。这并非只是一种名义上的出新,实质是希望通过对中国文学发展进程的总体观照,深入考察各历史阶段的演变情况。而中国古典文献学专业,除开展传统的版本目录学、古籍整理研究,又拓展出文学文献学、美术文献学、海外中国古籍的收藏与研究以及古典文献学与计算机技术的应用等方向,并基本完成了目前国内最为完善、汇集日韩欧美中国文学研究成果的大型数据库《中国古代文学论著索引》。至于汉语言文字学专业,则建立起一支老中青相结合的实力雄厚的研究队伍,重点开展汉语史、训诂学、音韵学的教学与研究。

与此同时,为打破传统学科壁垒,章先生首先提出了中国文学古今演变学科发展新方向,并于2005年申请到二级学科自设博士点,为国内首创。有关古今文学演变这一新理念,自章先生在《复旦学报》上与陈思和先生共同主持专栏讨论,至连续举办五届中国文学古今演变研究国际、国内学术研讨会,已在国内外产生重大反响,成为学界公认的前沿研究课题。

从古籍所成立初期的一个古代文学博士点、一个古典文献硕士点,到今天的五个博士点和五个硕士点,共16名教学科研人员中有教授11人,博导10人;从建所之初每年仅几名研究生,到目前在读博、硕士生及留学生总数已超过百名,且在章先生的言传身教下,尤重研究生培养的质量,继章先生指导的学生获得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后,我所在今年又获得一篇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提名奖,二篇上海市优秀博士论文,一篇上海市优秀硕士论文。这样的发展,深深浸透了章先生的心血。

 

在章先生生命的最后阶段,仍时时关心古籍所的学科建设。他充分意识到在全球化的今天,继承、发扬祖国宝贵的文化遗产,实现民族文化复兴,更是关系到子孙后代的重要工作。特别是如何在与世界其他文明的比较中,寻求中国传统文化中所具有的特殊价值。同时他又十分关注海外汉籍与汉学研究所拓展的新材料、新问题。为此,他还让我协助他,从整合所里各方向研究考虑,与大家商议构想一个以近世中国及周边各民族国家汉文文献整理为基础,探究以汉语为共同文语的汉文字圈所共同经历的文化担当阶层、价值观念、语言文学形式等变迁的大型研究项目。这是他给我们留下的未竟事业,我们会按照他所指引的方向,努力去实现他的学术愿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