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链接

刘晓南:三年共事的珍贵记念
发布时间: 2016-04-15 14:08   193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当代中国著名语言学家、文献学家吴金华先生是我敬重和景仰的前辈学者。虽然早已认识,但称得上密切接触并亲炙教诲,还只能算几年前我从南大调入复旦工作至今的这段时间。我的这一次、应当说也是最后一次异地的工作调动,金华先生是大力引荐者之一。金华先生积极向古籍所相关领导介绍情况,表达引进意愿,取得所长章培恒先生的同意和支持后,他亲自撰写《推荐书》,向学校举荐,躬亲运作。正是在他大力引荐及相关人员的帮助下,我才得以顺利办妥调动手续;也正是承蒙章先生和金华先生不弃,我才得以进入复旦古籍所,有幸成为金华先生领导的学术团队中一员,有机会在他的领导下进行教学与学术研究。他的举荐与提携,高情盛意,铭感难忘。但每当我向他表示感谢之时,他却总是淡然地说,这是学科建设的需要。

从2010年6月我到复旦报到,直到金华先生离开我们,仅三年时间。短短三年工作上朝夕相处,学术上请益受教,凡是有不明白的地方,每向他请教,无不得到有益的教诲与合适的意见。由此深深感到金华先生不但是学富五车的老师宿儒,更是一位与人为善的君子长者。他渊博的学识和求实创新的学术精神,诚以待人处事方式,无一不是我学习与效法的楷模。

三年间,我们在工作之中互动频繁,尤其是研究生的培养方面。他吸纳我进入他的导师小组,具体参与博硕生毕业论文指导的开题、中期评讲到论文定稿成型的全程工作。从2010年到2013年,我有机会协助他指导了三届硕博士生的毕业论文写作与答辩,共有5名博士生和3名硕士生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他们都在核心期刊公开发表了有影响的学术论文,并且其中一名获得校级优秀博士论文奖励,都成功地在重要文化事业单位如上海教育出版社和重点大学如苏州大学获取任职。学生们取得优异的成绩之中,无不浸透着金华生先的辛劳与汗水,充满着他的关怀与挚爱。他就象一位辛勤的园丁,浇灌着这些祖国文化学术园地未来的花朵,为传承和创新中国传统文化默默地奉献。

金华先生指导学生读书与科研,宗旨明确,方法科学,不但学生终身获益,我也从中得到巨大的教益与启发。打开我的电脑,还能找到多篇由他或他通过学生转发过来的指导学习和论文写作的帖子,内容涵盖学习目的、态度、学术视野、学习与科研的方法等等为人为学的方方面面,透过它们可看出金华先生在汉语史研究生教育方面的独特思考和成功实践,包含了许多新颖有益的构想,对于我们学科今后的工作仍然很有指导价值。因而略作删订整理,统一其体例,归类编辑,增加小标题并适当附上按语,以飨诸位同仁,同时也凭借这一组珍贵的资料,寄托我对金华先生的记念。

一、宗旨、态度、目的

原帖1:“创新、求实”、“德业并修”、“与人为善,与文为亲”。

本单位自1997年招收“汉语言文字学”博士生以来,前后已六届。指导教师期望研究生“德、业并修,三年丰收”。

本单位的教学与研究一向提倡创新、求实的精神。师生之间教学相长,勤奋治学、不尚空谈。研究生的教育,注重提高思想素质和业务素质,注重培养严谨的学风和独立从事科研工作的能力。我们要“读古代书,做现代人”。要遵纪守法、敬业、乐业,学风正派。要形成思想上要求进步、业务上刻苦钻研的良好风气。

我们必须不断增强实力,用高水平的学术成果说话,并严格遵守学术规范,不掠美,不攻讦。导师支持同学积极参加本校、本单位所提倡的各种有益活动。乐意扶助作风正派、专心治学、各科成绩优秀、科研成果丰富的同学。对认真撰写并达到发表水平的学术论著,任何时候都乐意审阅或推荐。在导师看来,同学的论文一旦在权威刊物或核心刊物上发表出来,那就是尊师重教的最珍贵礼品。导师提倡“与人为善”、“与文为亲”——前者指一个同学只要作风正派、专心治学、尽力而为,导师将根据实际情况尽可能地给予支持,绝不对同学提出超越其基础和能力的要求;后者指同学的科研成果(指达到发表水平的学术论文)是对祖国、对社会、对学校的回报与奉献,是先进思想、良好作风、奋斗精神的折射,是专业水平高、科研能力强的真正显示;凡属与此二者无关的事情,导师实在没有足够的时间与精力加以关注。

南按:本帖节选自金华先生在某次“迎新”会上对入学新生的讲话。该讲话后来形成文字,作为指导性的意见,发给本专业的全体师生。来帖在某些文字上作了加注红色以及加粗的处理。这些特殊处理过的文字是“创新、求实”,“导师支持同学积极参加本校、本单位所提倡的各种有益活动。乐意扶助作风正派、专心治学、各科成绩优秀、科研成果丰富的同学。”“与人为善”、“与文为亲”。在“凡属与此二者无关的事情,导师实在没有足够的时间与精力加以关注。”句下不但加红色,而且特地将该句加粗,所谓“二者”,一是指作风正派、专心治学的同学,二是指同学达到发表水平的科研成果,导师都将给予尽可能的支持,特别表明与此二者无关的事则导师没有时间关注。

 

原帖2:做学问的格言2则

知“言”而不能“行”,谓之“疾”;此疾虽有天医,莫能治也。

——仲长统《昌言》

(知道“这么说,是对的”,却不能“付诸实际行动”,这叫做“有病”;这种只懂得“说”而不肯“做”的“懒病”,即使有“天医”来到你面前,也无法治疗。)

不学无术在任何时候,对任何人,都无所帮助,也不会带来利益。

——马克思语录

南按,这是由当时在读博士生于2011年11月13日转发学科师生的帖子,取中外名人语录2则,批评懒惰平庸,言而不行的不良学风,鼓励学生知言而能行,为学而至善。括号内的话是原帖附著的解语。

原帖3:一心治学,最大的投入,心不旁骛,扎实的产出;

希望每个学生在确保体魄健全的同时,在学习上全力以赴,写好各阶段的小型成果,写出高质量的学位论文。导师认为,写文章的目的,是为了解决现实中必须解决的理论问题或实践问题,决不能为了有点文章而杂抄乱凑。写作速度慢不要紧,要紧的是尽力而为,确保质量。决不能慌不择路,幻想有什么科研捷径或方便之门。文章写不多不要紧,要紧的是求新、求精。

导师希望研究生早出有质量的成果。从事汉语史研究的青年学者如果能够不受虚夸浮躁之风的影响,如果能够下笨功夫完成科研上那些无法回避的琐碎繁难的工作,一两年内肯定大有收获。作为研究生,只有将聪明才智花在本专业的科研上,才有可能早出科研成果。最忌讳的事情,莫大于心不静、思不专、学习上怕艰苦、科研上走邪路。最不好的状态,无非是思而不学、浅尝辄止,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私生活的小圈子或没有什么积极意义的社交活动上。最不受欢迎的思想状态,莫大于混毕业、混学位、贪小利而忘大局。最糟糕的事情,莫大于企图写自欺欺人的文章,甚至因饥不择食而剽窃他人成果。学术研究投入不足或无心投入的各种表现,做学问不肯踏踏实实的浮夸行为,无论用什么理由,在本单位都无法得到师、友的支持。

南按,在这里吴先生进一步强调要有苦干、实干的精神,下笨功夫的学习态度,用自己最大的投入,完成学习任务。强调要舍得大投入,对那些不好的学风或表现,使用了三个“最”,鲜明地表达了对学风与作风的要求,明确地表示:学术研究投入不足或无心投入,做学问不肯踏踏实实的浮夸行为,无论用什么理由,在本单位都无法得到师、友的支持。此与前帖都针对某些不端正的学习目的与不良学风的作为,提出“导师实在没有时间和精力关注”“本单位师友无法支持”,虽然用语不无委蜿,但杜绝不端、旗帜鲜明,要求树立正确的学习目的,摒弃不良学风的意志坚如钢铁,其气势不由使我联想起黄埔军校的门联,铿锵之声甚有异曲同工之处。

 

二、学风、视野、基础

原帖4:眼高,取法乎上;手低,精熟文献

在全球化背景下,我们必须开阔视野,确定自己在学术领域的立足点。首先有必要了解这样一点:“眼高手低”在学术研究中本属正常现象,要做到“眼高于顶,笔大如椽”,其先决条件就是“眼高”,也就是能够充分了解学术前沿的情况。当然,我们还应当注意到:立足点必须有厚实的基础,它是衍生学术成果的温床。这就要求我们不断地精读、熟读某些跟打基础有关的古代文献,特别是原典性的文献,藉以创建或强化自己的学术基地。很难设想,连一部古书都不熟悉的人却能在古汉语或古文献研究方面能写出有质量的论著。没有扎实的学术基地,就如同散兵游勇,难以进行攻坚之战。

南按,这里对“眼高手低”作了全新的诠说。“眼高”就是要志存高远,取法乎上,研习并熟习文献典籍,全面了解研究动态,掌握最新研究进展。“手低”可以理解为从“低级”做起,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这个“低”就是指基础,要充分打好基础,从基础作起,从基础文献读起,扎扎实实地进行科学研究。眼高才可以有远见,手低才可以有扎实基础。

关于如何打基础,哪些是基础文献?他让某博士生于2012年5月16日转发一帖文《徐复先生谈“八字铭”与“二十五书”》,用徐复先生的话回答了这个问题。该帖文前加“【吴金华笔记】”一段文字,说明本帖原委:

在徐老身边学习、工作期间,也就是自1978年10月到1995年4月,我多次听到徐老谈“八字铭”与 “二十五书”,每次都有一点笔记。笔记中内容比较详细的,是徐老78岁那年在母校古文献专业师生座谈上的讲话,记录的日期是1989年9月18日。讲话的内容原有三部分:一是《古文献专业工作的回顾》,二是《我的老师的八字铭》,三是《做中国学问必读的基本书25部》。下面是二、三两部分。

“笔记”告诉读者,本帖是徐老谈话的记录中的第二、三部分。第二部分的标题“老师的八字铭”,第三部分的标题“必读的二十五部根柢书”。所谓“老师的八字铭”,就是徐老的老师黄季刚先生讲的,“在大学当老师的人,要讲究八个字:‘刻苦为人,殷勤传学。’”所谓“必读的二十五部根柢书”,徐老说:“这也是我的老师黄先生讲的。章太炎讲‘二十书’。章太炎跟孙中山、黄兴三人,是‘中华民国’的三位开国元勋。章太炎跟孙中山、黄兴这两个革命家不同的地方,就是,他不仅是革命家,又是国学大师。章太炎讲过‘青年必读二十书’。黄先生在老师的基础上,增加到‘二十五书’。”接着,徐老逐一讲了哪二十五部书,即十三经,外加经史子集四部12部典籍:1、《大戴礼记》2、《国语》以上经部,3、《史记》4、《汉书》5、《资治通鉴》6、《通典》以上史部,7、《庄子》8、《荀子》以上子部,9、《文选》10、《文心雕龙》以上集部,11、《广韵》12、《说文解字》以上小学。合计二十五书。对各书的特点也有论述,如:讲到十三经中的《周易》《尚书》《诗经》则说,《周易》是我国第一部哲学书,《尚书》是我国最早的史书,《诗经》是我国第一部文学作品总集,“《易》、《书》、《诗》,是文史哲的源头。”又如,说到《孝经》,徐老说:“这恐怕是在座年轻人不怎么熟悉的。‘孝’不是糟粕。前一段时期社会上取消‘孝’是不正常的。从天子到普通的老百姓,都没有‘孝心’,国家就不容易搞好。”《孝经》应当读。

这个帖子中,吴先生将笔记中三段话加上“徐复先生语录”的标识被特别提出置于帖首并加粗:

一、“学问做不好的主要原因,就是心静不下来。”

二、“现在有‘统计学’。如果统计一下,恐怕古文献学界引用最多的书,基本是跑不出这二十五部。”

三、“所谓‘万物之灵’,靠的是什么?靠的是能够有所发明,能够有所创新。”

原帖5:专题与前沿

进入网络时代的“汉语言文字学”研究,必须围绕某个专题,充分了解本研究领域的历史和现状,使研究的出发点处于前沿位置。很难设想,一个不关心校内外学术活动、不关心校内外图书馆、对新旧杂志不感兴趣、怕花时间追踪学术信息的年轻学人,会有广阔的视野和深入的思考。少作空想多读书,少说空话多动笔,苦干实干,不忮不求,是思想进步、学业有成的先决条件。

南按,指出在汉语史的研究中,除了基础书、经典书系统阅读非常重要之外,既然是研究生,还得要对自己研究的专题作充分的了解,全面了解并把握研究专题,才能确保自己的研究处于前沿位置。

原帖6:了解新成果,吸收新理论,虚心问学,充实自身

1,希望大家充分注意本专业的有关成果,例如前几年毕业的蔡ⅩⅩ,他已经用“认知语言学”的理论研究中古语言,书已出版,我曾经为此书作了小序。你们在学习“认知语言学”理论的过程中,如果有疑问,是不是可以发邮件向蔡ⅩⅩ等等用心请教?沈Ⅹ在论文写作过程中,就多次向以前毕业的萧Ⅹ同学请教,所以,她在“俗字”研究方面进步很快。我虽然老了,在文字学方面仍然经常向“学生辈”施老师(古文字中心的教授,是我的后辈)等等请教,你们能不能也向师兄弟多多请教?

2,我过去读研究生时,凡是“书上”(或“教材上”)的内容,都是自学,学不懂,就请教同学。因为当时我的导师徐先生已经快70岁了,我实在不忍心请他给我补“中学生”、“大学生”的课程,所以就到处请教年轻的教师和同学,我的体会是,只要肯花时间,只要反复读,“书上”(或“教材上”)的内容总是能搞明白的,因为我毕竟是"研究生”,对于研究生来说,如果中文写的专业书看不懂,那是必须自己想办法跨过阅读这一关的。

3,蔡ⅩⅩ、王ⅩⅩ、何ⅩⅩ的博士,读了3年,姚Ⅹ读了2年半,他们读“认知语言学”的书,似乎能懂,那么是否向他们请教一下:“你们自己阅读时,有什么诀窍?”我猜想,那诀窍,可能就是苦苦钻研,不怕花时间。在时间就是金钱的今天,在休闲就是快乐的今天,苦苦钻研这一点不容易做到啊。

南按,这里在2011年1月4日发学科师生的“关于认知语言学的理论学习给研究生的贴”,编辑时仅将原帖涉及的学生名字隐去,其他一依原样。当时吴先生有针对性地大力提倡学习新知识,研读新理论,试行新方法,扩大知识视野。西方认知语言学作为一种新的理论引入不久,他具体提出要求,在读诸生需研修认知语言学。为了帮助同学更有效地了解认知语言学的理论,他甚至在与单位领导沟通、取得支持后,特邀相关专家为本专业师生作出系列讲座。来帖以自已以及某些取得成功同学的经历反复告诫学生,要不断地扩大学术视野,吸收新的思维与理论、方法,为我所用。当然,这需投入时间和精力,需要有持之以恒的毅力。

三、论文写作:思路、方法、写作与修改

原帖7:准备、起点、出发点

“开题”之前,先要具备“专题研究”的基本素养(对“文字”或“词汇”、“语法”等有系统的知识),具备“专书研究”的扎实基础(对某类专书有精读的经验),同时还要有一定的分析能力(发现问题、并用合适的方法去研究)和表达能力(发表过文章或所写的文章已达到发表水平)。科研如同接力赛跑,前人的终结点,就是后人的出发点。我们要使自己科研“出发点”尽量靠近自己所定的目标。如果出发点滞后,就等于重走前人走过的老路,这在科研上是毫无意义的浪费。所以,当我们研究某一点时,一定要站在这个“点”上回顾与前瞻,回顾是为了弄清这个“点”的研究历史和现状,前瞻是为了弄清这个“点”的研究前景和自己所追求的具体目标。博士论文及硕士论文开题时,首先应当交代课题的研究历史和现状,交代自己所追求的具体目标,也就是交代自己研究的起点与落点。只有把“起点”推向最前沿,才能确保“落点”能够刷新历史的记录。

在选题和研究方法上,要有意识地避免假、大、空。选题要“小”而“实”,这样才能够脚踏实地,在有限的时间内围绕着一个“点”展开穷尽性的资料调查,才能够在有限的时间内进行多角度、多层次比较分析,才有可能在这一“点”上获得有新意、有深度、有理论价值和实用价值的结论。须知这里所说的“小”是“专”的同义词,指的是研究的“出发点”,而不是“归宿点”。题目一旦“大”而“空”,文章就注定写不实、写不深。例如《中国“语言制度”研究》、《论汉语言文字学研究的思维模式》,按照这样的题目写出来的文章,充其量也不过是天马行空、中看不中用,难免要出现种种空话、假话。

南按,此帖原题为《略谈论文写作》,是吴先生为《复旦研究生》第二期“导师寄语”专栏而作的专题寄语,原作于2001年6月28日,于2012年某日重新发给各位同学。这里节选其中关于谈毕业论文选题问题的一段,涉及选题前的知识、能力等方面的准备,以及怎样选题,选什么样的题等具体的问题。帖子高屋建瓴,辩证地论述了选题中的“起点”与“终点”,“出发点”与“归宿点”,“小”与“大”等关系。

原帖8:写作,钻进去、跳出来

必须认识到,开题工作没有做好,文章固然无法写好;但是,开题工作做好了,并不等于文章就能写得好。“专心”的程度、“投入”的程度,决定了论文的深度和广度。肯不肯老老实实地在“资料收集”阶段下死功夫钻进去,能不能在“综合分析”阶段跳出来反复思考,能不能在“写作阶段”耐着性子精益求精,是论文质量高低的关键所在。

南按,这里谈到做材料与形成观点、理论之间的关系。收集、整理与研究材料,需要沉下去,做琐碎的、繁杂的基础工作,所以要能够“钻进去”。但这只是一个基础,要通过丰富而扎实的材料,提煉思想,形成观点和理论,则一定要能宏观把握,通盘考察,这就需要“跳出来”。

原帖9:论文修改三要点

增大信息量,增强可读性(提纲)

——论文修改的建议(20101014吴金华)

1,论文的主题是不是鲜明?创新点是不是突出?论据是不是充分?这都是论文修改的着力点。所谓“鲜明”、“突出”、“充分”,是作者写作意识(指导思想)和表述能力(基础或学养)的外在表现。

除了极个别的天才(我今年67岁了,自恨至今还没有亲眼见过),没有人敢说,自己的初稿没有任何毛病。有了毛病是正常的,一时改不好也不要紧,要紧的是,针对那些毛病不断地改,不能灰心。周ⅩⅩ去年发表的那篇文章,半年之间改了20-30遍,“初稿”与“刊出的文章”几乎没有一段相同,原先那些不通的语句不见了。记得那篇文章修改的宗旨,就是“增大信息量,增强可读性”。

2,“增大信息量”的要点

“解题”及各段的“概说”是不是到位了?读者会向我们提出什么疑问?换句话说,就是在“解题”、“概说”等等内容上,我们写到什么程度才算为读者提供了必要的信息?

总之,下笔时,要站在为读者服务的立场上。

3,“增强可读性”的要点

一字不漏地,自己大声地读一遍,能利索地读下去吗?把全文读给要好的同学听听,人家有没有听不懂的地方?

人家毕竟不是文盲。即使是文盲,话还是能听得懂的。文章中“不成话”的地方,人家还是能指出来的。

南按,该帖于2010年10月14日发学科师生,标题及署名一依原帖,只是原帖涉及到某些学生的姓名,略作隐去。该帖系统地从内容到形式提出论文修改提高的原则与方法。举一些同学的成功经验,说明反复修改对于提高论文质量的重要意义。全帖提出论文修改与提升的三个要点,一是着力检查论文的主题与创新点——这其实是论文的核心与灵魂,要求“鲜明、突出、充分”。二是内容是否充实,要求有大的信息量。最后是行文要通达,要增强可读性,建议同学们以诵读的方式来检验文章的可读性。这些要求非常具体,实在,具有可操作性,对于提升一篇论文的质量是很有意义的。

四、要求、目标

原帖10:客观、系统、实用

任何科学研究,都是为了在前人造就的基地上有所发明、有所突破。任何宏观的理论或微观的个案研究成果,如果要经得起科学的检验,就必须具备“客观”、“系统”、“实用”三个特征。

客观,指经得起客观事实的验证,这就要求我们详细调查所研究的对象,做到充分占有有关资料并能正确地加以分析,进而得出有理有据令人信服的结论;系统,指研究者能够在自己学科领域中围绕主题进行多角度、多层次、立体化的研究,把各种零星的、片段的研究联成一体,把对实际问题的探讨提高到理论分析的高度,从而使研究体现出前所未有的广度;实用,指研究成果不仅有助于解决当前存在的具体问题,而且有广泛的应用前景,这就需要联系现实问题进行研究,使研究对今后的工作有启发意义。

南按:此帖节选自《略谈论文写作》帖,主要论述研究生毕业论文的要求,所要达到的目标。提出“客观、系统、实用”三个质量要求,这个质量要求的“六字方针”不但要求论文的论据充实,论证有力,论点能够成立,使人信服,理论上有创新,还进一步提出研究成果要有社会应用价值的问题。

原帖11:论“创新”二段

(一)严格意义的古汉语或古文献的学术成果,至少应具备下述特点:有新意,有深度,有理论价值或应用价值;它不是泛泛的文化知识的介绍,不是二手成果的概要综述,不是华而不实的商品,更不是庸俗社会学的附庸。要取得这样的学术成果,就必须在学术的前沿攻坚突固。

(二)论文的质量,主要在于“创新点”能否成立。新资料(过去人没有注意到的事实,也属于新资料的范畴)的发掘与鉴定、新方法的运用与成效、新观点的提出与论证,都属于创新。新视角、新方法有助于新资料的发现,新资料的发现可以催生新的观点。“有一分材料说一分话”,从这个意义上讲,在新视角、新方法指导下通过系统调查而发现新资料,提出新问题,是创新的基础。老一辈的学者总是一再强调“看书”,也正是这个意思。

南按,此两段文字综合“迎接新生”讲话帖的部分内容和《略谈论文写作》的部分内容而成,两段帖文的中心就是强调“创新”,论文的创新体现在“新资料、新方法、新观点”。论文的质量就是创新,这是作学术研究的目标。

上述帖子除个别在内部刊发过外,都是就某具体事情或解决某些问题而临时发出的指导意见,可以说都是非正式的随笔,不事修饰,随意挥洒,自由奔放,文笔活泼。但将这些孤立的帖子加以排比,其内容的连贯性,强烈地显现了金华先生关于研究生教育和科研能力培养的指导思想、基本宗旨与方法,体现了踏踏实实为人,扎扎实实读书,求实创新,服务社会与国家的精神。这应当也必然是我们学科学生培养工作中永远的指导思想。

2013年12月28日

(本文原刊《凤鸣高冈——吴金华先生纪念文集》,南京:凤凰出版社,2014年11月。)